您现在的位置是:菲华国际 > 菲华国际 >

MBA智库百科

2021-07-22 22:09菲华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菲华国际博士1933年出生,祖籍福建省永春,幼年赴菲。郑博士年少时即表现出卓异的商业才能,18岁便担任家族企业面粉厂厂长,并且将得蒸蒸日上。上世纪60年代,菲律宾经济蓬勃发展,政府...

  博士1933年出生,祖籍福建省永春,幼年赴菲。郑博士年少时即表现出卓异的商业才能,18岁便担任家族企业面粉厂厂长,并且将得蒸蒸日上。上世纪60年代,菲律宾经济蓬勃发展,政府放宽入口与外汇管制信贷金融市场活跃,郑博士在父亲的支持下,于1962年成立首都银行。

  郑少坚1933年出生在福建永春,8岁左右迁居菲律宾。其父郑崇仰早年就已前往菲律宾发展事业,依靠进出口生意获得成功。

  但看上去不错的出生,带给郑少坚的,只是鼓舞他逃离这个家庭,拼出自己的命运。在菲律宾期间,郑崇仰曾因二战影响长期与家人中断联系,并组建了新的家庭。当战争结束,郑少坚从中国去到菲律宾时,虽然他是大妈生的,但却只能生活在比后妈还苦的环境。

  18岁时,郑少坚替父亲发现一个不错的新生意:开面粉厂,并说服父亲投资,还自己被赶鸭子上架,开启创业与商业人生。“中国有句话,指驴为马,但我连驴都不是,只是一条小狗,但小狗也被派上用场。”他风趣地形容当年。

  为了鼓励他干好,父亲承诺:赚钱后给他10%分成。这成为郑少坚改变命运的机会。千辛万苦后,他盖起了工厂,分享到菲律宾逐步富裕起来,以及国家限制进口红利,两年内赚回投资,不到10年就占领领菲律宾20%的面粉市场,干出远远盖过父亲半辈子的成绩。

  面粉厂成功了,但郑少坚过得并不愉快,他清楚自己早晚要离开那个并不待见他的家庭。带着寄人篱下的烦恼,他盘算着如何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未来。

  做面粉厂期间,郑少坚曾遇到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工厂盖到80%的时候没钱了,让他身处四处求告无门的绝境。最终在菲律宾国有银行(开发银行)的帮助下,他才度过难关,并在刺激下产生新想法:办银行。

  “我深深感到,银行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业,可以说是万商之商,做什么生意都离不开它。所以面粉厂一成功,我就做这个梦了。要办一家成功的银行,不像那些银行一样高高在上,而是真正帮助企业发展服务人们的银行。”他回忆说。

  他找到父亲游说,一是辞去面粉厂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请父亲为他出本,让他独立创业。他开门见山和父亲讲,自己有大目标,想做大事业,面粉厂10%的股份太轻,不能让他真正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施展抱负,也让他没有安全感。

  “我是雄心万丈,和父亲说,面粉厂的股份我都可以不要,你要支持我。”父亲相信他能成,却仍然要他和家里合在一起。“我不同意,跟他谈判,说不行啊,我做起来你要拿过去,到头来我又没有了。”

  经过很多的软硬兼施后,父子达成协定:父亲借钱给他做银行,他按行规付利息,但却只借他一半资金,另外一半他要自己找。

  又是一番千方百计后,1960年,郑少坚在菲律宾创立了首都银行。对中央银行行长长达两年的执著争取后,他拿到银行牌照,于1962年9月5日正式开业。

  略有不足的是,银行由自己一手创建,但最初他却连董事都做不了。“当时菲律宾规定,中国人不能在那里办银行。而我那时还是中国人身份,不是菲律宾人。”

  但他也并不遗憾。“秘书不秘书无所谓,因为董事长都要听我这个秘书的。”他笑着说。重实务、实在、实权、实利,而不是虚名,这也是郑少坚的人生哲学。

  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首都银行已是全菲律宾最大的银行和金融集团,也是整个东南亚最大的金融财团之一。如今,它不但在菲律宾占有将近20%的银行业务市场,同时也在美国、英国、西班牙、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台湾和大陆)设有20多家分支行和附属机构。其资本总额存款总额和贷款总额等重要指标均连续多年在菲律宾同行业中保持第一,成为菲律宾国内最大的银行集团。同时,也是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分行的菲律宾银行。

  稳居菲律宾银行业龙头超过20年不动摇之外,他还相继进入地产、汽车制造、旅游、甚至电力等多元领域,构筑了一个实力非凡的企业王国。

  由首都银行成立的丰田汽车(菲律宾)公司,是菲律宾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其汽车销量连续20多年稳居菲律宾市场第一,市场占有率更达到40%-50%左右,远远超出了其他汽车公司。

  郑少坚在房地产业的成就,比汽车业还要成功,甚至有人说,与房地产相比,他的银行业都只能是副业。他旗下拥有五大地产旗舰公司的联邦地产公司(Federal Land Inc),在菲律宾地产市场上独树一帜。

  推进业务多元化的同时,郑少坚还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相继进入中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新加坡、美国、西班牙、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地投资。

  在业务多元化与全球化的推动下,如今的首都银行集团已是菲律宾规模最大、最国际化和多元化的跨国集之一。郑少坚个人也晋身为菲律宾顶尖的超级富豪,并获得包括菲律宾华人与华裔最高荣誉奖——黎萨杰出华裔菲人奖等大奖在内的众多殊荣。

  郑少坚说,对他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是:“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他说,获得成功之前,首先是要有志气。别人可以看轻你,但自己不要看轻自己。越是有人看轻你,你越要振奋,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首都银行刚成立时,他曾找一些老银行合作。“他不跟我们合作,我就发誓,有一天,我要比他们做得都大。”他回忆说。

  强调自强不息的郑少坚,发展事业时,强调集体的力量。他从不把一个生意、一个事业看成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从来都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分名,分利,集众力拉大车,这是他能够快速做大的重要原因。“我始终是一个很开放的心态去做,假如我用自己把这个事业围起来,就不是一件好事。”他说。

  郑少坚每年到上海不多,但他长期在浦东香格里拉包租下一套房放在那里,2007年在那里拜会他时,曾向他请教。“你一天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什么地方。”他拍着秘书的肩膀,笑哈哈地说,“除了思考大方向,就是‘收买’人心。”

  郑少坚的“收买”,主要面向两类人。一是有关系、背景的人。这种人,能力低一点都没有关系;一是专业能力超群的人。这种人,没关系,没背景最好。当然,如果又有关系,又有专业,他更求之不得。

  首都银行成立之初,还是中国人的郑少坚指挥的全是菲律宾本地人,其中包括菲律宾政府的3个部长,以及另外几家大企业的高级职员。

  之后,菲律宾高等法院最高,被他请到银行担任董事。几位退休的总统、最高法官也被他“收买”过来做。依靠这样的背景和格局,首都银行自然在很多层面上,高人一筹,高屋建瓴。

  首都银行还是菲律宾有史以来第一家用退休的中央银行行长担任行长的商业银行。“他跟我做了15年,退下来的时候他才60岁,跟我做到70多岁。有他的帮助,我只负责制定大的发展战略就可以,业务上的事情基本上不用操心,而且他们比我自己去做,还要做得好。因为我本人并不是金融出身。”郑少坚说。

  郑少坚喜欢“收买”人,也非常注重培养人,塑造人。他从国家挖了不少于事业,也通过发展事业为国家培养了很多人才。在访问他的时候,他很自豪的一个成就是:在菲律宾当时的24名内阁成员中,有五个最重要岗位的人都是首都银行培养出来的。他们掌管着菲律宾的财政、外交、工业、金融和教育等要害部门。郑少坚一个电话,他们就会以老板来称呼和对待他。

  管理上,郑少坚始终强调“恩威并济”四个字。他说:“管理你不要把它弄得太烦了,最重要两点:第一,建好组织体系;第二:自己要做一个榜样,并恩威并施。”如何恩威并施,他的办法是:第一,最大限度关照员工、同事的利益与发展机会。第二,最高标准地给他们定目标并严格管理。

  做银行的郑少坚,始终强调两个字:诚信,并且从说真话开始落实这两个字。他说:“我的第一条要求就是,说真话。我常常劝导我们的领导和下属,你在我面前一定要说真话,因为说假话,你有一天一定会讲错。”

  为了“收买”人,培养人,建立强大团队。郑少坚很年轻时就给自己一个规定:“超过一定时间,我是不做事的,也不去想那些事情,虽然很不容易不去想。”他说这样做,既逼迫自己去分工授权、领导别人,也能让自己摆脱繁琐事务,张弛有道,精辟充沛,头脑清晰,进而看得宽,看得透,看得远,谋得准。

  首都银行成立时,当地的华人银行业依然是陈旧的店铺经营。比如最早、也是当时最大的华资银行——中兴银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个总行和一个分部。首都银行成立后,郑少坚打破这个局限,不断开出分行,建立了领先的网络。这也成为他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快速崛起的一个重点。

  郑少坚还做了一个大突破:服务菲律宾主流社会。首都银行之前,菲律宾华人银行都只做华人的生意,但郑少坚一开始就颠覆掉这个传统。“我既然成立银行,就是要参与到整个菲律宾的经济和生意。我就不信,中国人的银行只能服务中国人,我下决心要打进菲律宾的主流社会。”他说。

  在郑少坚的带领下,首都银行成为第一家真正参与菲律宾人民生活和生意的华人银行,为其快速扩张并成为全国性大型银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郑少坚还率先打破华人银行一般只经营商业银行的传统,相继成立了投资银行财务公司证券公司汇兑公司、保险公司租赁公司金融类公司,而且将银行在菲律宾,让集团发展成为一个大型的银行金融集团,并让首都银行几乎可以提供所有金融服务产品。

  郑少坚说,银行是一个社会事业,最重要的是服务社会。因此,他的首要任务是做好银行,赚钱是副产品。他说:“做银行是为了造福社会。我非常看重对社会有贡献这一点,我认为这是赚钱之外的更重要成就。”并且总结,自己获得成就的很重要一环,是把企业当成社会企业做,并且做了很多的慈善事业。

  郑少坚强调,生意人要关注自己所在的国家,支持所在国家的发展。“比如在菲律宾,占全菲2%的中国人掌握人家的经济命脉,你在这里得到很多好处,如不为这个国家真正地谋好处,我认为你是对不起这个国家的。”他说。

  郑少坚是菲律宾社会贡献最大的慈善家之一。20年前,他就创立首都银行基金会,并且在两个儿子结婚的时候,分别个人掏钱,但却以首都银行的名义捐出一共5000万美元给基金会。之所以选择孩子结婚的时候捐款,只因为他希望自己的这种行为能让孩子们受到感染、教育。“结婚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希望他们能在这一天记住,一个人一生还需要做很重要的事情——回馈社会,希望让他们体会到菲律宾这个社会需要帮忙的。”至于为什么要以银行的名义,而不是以个人的名义捐款,郑少坚的回答则显示他的务实精神,他风趣地说:“这个有一些商业上的想法啦,因为我出名没用啊,首都银行出名才有用。”他风趣地说。

  郑少坚带领首都银行大量赞助社会公共慈善活动,这既对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也对树立首都银行的公众形象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比如,由首都银行发起、赞助举办的每年一届的“菲律宾最优秀十大教师”、“菲律宾最优秀十大警察”、“菲律宾最优秀十大军人”等评选活动的开展,就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而且已经成为菲律宾社会每年一次的盛事。

  与很多把慈善和经营刻意分开的企业家不同,郑少坚坦诚,“这是不可能完全分开的。”他说,即使我不是为了得到好处而去做这些好事,但做这些事情也可以让我得到很多好处,特别是让首都银行的名誉变得很好。

  被问到,你认为一个人最大的力量是什么时,郑少坚给出一个让人有些意外的回答。“有人喜欢你就是你的力量。”

  他进一步解释说,很多人都太强调自己怎样,其实最重要的,是别人认为你怎么样,愿不愿帮助你实现你的理想,尤其是在个人英雄主义不灵的时代。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你最大的力量就是让别人喜欢你。他喜欢你,他尊重你,,你就心想事成,这就是你的力量。”郑少坚说,如果人家喜欢你,不该他做的事情他也可能帮你做。反之,他不喜欢你,正确的事情也不一定给你做。

  如何让人喜欢,郑少坚最重要的一条是,从来不看不起人。“我从来不看不起人,不管你有钱没钱,有权还是没权。甚至你没有钱,我还可以帮你。要人喜欢,最重要就是尊重别人。”他说:“扫地的,当总统的,都是人格平等,你可以区别对待他们,但应该在一一尊重他们的基础上去区别。”

  让得人,则是郑少坚让合作伙伴喜欢的秘诀。他在不少领域有合作伙伴,而且与他们是永远的利益,永远的朋友。比如,丰田汽车,它在菲律宾的第一次是失败的,但与郑少坚建立合作后却非常成功。合作20多年,每年都是菲律宾第一,从来都没有冲突。被追问到原因,郑少坚一句话讲出核心:你要让得人一点。

  “我很想得开,只要自己有得赚,不差太多就好,不会和人去争为什么你拿六,我拿四的问题。年轻的时候,我连董事长总裁都给人当,让人让得习惯了。”郑少坚说,他喜欢玩,不喜欢什么事都抓在自己手里,“那样做得太辛苦了。所以我大度一些,经营由他们管,钱多给他们分,大方向没问题就让着人家去嘛。”

  作为菲律宾的第一大金融控股集团,首都银行的业务发展与几千万菲律宾人的生活与生意紧密相关。甚至有人开玩笑,说郑少坚对菲律宾人而言,比总统还重要。因为总统不在了,可以再选。但如果首都银行破产了,钱是找不回来的。

  一个银行占据到一个国家20%的银行业务,这在全世界极其少有,甚至绝无仅有。而且,首都银行还是一家私人财团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与政府政治要员相处就是门高深的学问。

  郑少坚始终对此保持清醒,他从不会个人膨胀,扮演什么社会公共人角色。“我在菲律宾政界有很多朋友,从总统到部长省长等等,但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我只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我可以接近政治,但不能和政治贴在一起。我帮助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但我绝对不做其他的,比如参与政治的事情。”郑少坚说,在这个可以影响国家经济命脉的位置上,他战战兢兢,步步为营。

  郑少坚保持低调、清静但奢华的生活方式。他认为自己是海外华侨中最会享受的人。他住豪宅,坐名车,收藏名画。他说:“我认为这应该是不过分的,我自己有一个算盘,我要怎么来处理我的财富呢?我跟我太太开玩笑,我挣到的钱花一块钱,捐一块钱,这个比例很好,控制我花钱,也鼓励我捐钱。”

  为了清静,他给自己一个纪律,也是对朋友们的宣言:不应酬。“如果我要应酬,一个礼拜70天也不够用,如果有的去,有的不去,还得罪人。所以干脆都不去。”

  郑少坚已有30多年的藏画历史,有人估计,他是世界上收藏中国近代画最多的前5人之一。藏画遇到不顺的时候,他会失眠,而事业上遇到问题,他则会沉醉在藏画的意境里,“暂时忘掉工作的烦恼。”

Tags: 菲华国际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87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